老房子

发布时间:2020-05-22 20:38 编辑:范文阅读网
听妈妈说,下个,姥姥家的老房子就要拆了,我不禁怀念姥姥家那红砖青瓦的老房子,如同燕衔泥筑成的巢,把姥姥的心血和进了泥土,一点点浸润、一点点积累,曾经为她的四个儿女遮,如今又成了我们孙辈的乐园。

我一出生,妈妈担心我没与姥姥一起生活,会没有感情,所以隔三差五地就带我回姥姥家住上几日。时间久了,姥姥和她家的老房子便深深地印在我的记忆里。

每次一回到姥姥家,老远就瞅见那绿树掩映下的老房子,红砖青瓦在周围一片白色小楼中甚是 显眼 !老房子临着小巷,在我妈妈小的时候,姥姥就在老房子西侧种了两棵梧桐树。每到盛夏,高大的梧桐树为我们遮挡骄阳,整个小院笼罩在浓浓的绿荫下。即便是下小雨,也没关系,树下是淋不湿的。老房子的前面有一个粗糙的小池,锈迹斑斑的水龙头和长满青苔的水池,曾给我带来无穷的乐趣,我在里面养过蝌蚪、小鱼,还有螃蟹。一到夏天,姥姥会早早地在池中泡上一个大西瓜,吃起来又凉又甜。

门前的小巷可热闹了。高大的梧桐树下,一天到晚都有拉家常的老奶奶、逗小孩的老爷爷,欢声笑语连成一片。更有我每天的期盼,每到傍晚,总会在同一时刻路过一个卖甜酒麸子的老爷爷。每当巷口响起 甜酒麸子 的吆喝声,我便会跑到大门口,眼巴巴地盯着那挑担的爷爷,不住地喊: 姥姥,快一点儿! 这时姥姥总会给我买上一碗,再用水一沏,酸酸甜甜中和着淡淡的酒香,那是老房子留给我最甜的记忆!

这几年,我的功课越来越忙,回去的次数也越来越少,姥姥家又添了一个小表弟。那日,我又回到姥姥家,已不再像小时候一样只在外面贪玩,而是闷在老房子里,一屋子的人嘘寒问暖唯独不见小表弟。姥姥站在门口一喊,小表弟便从另一个小院出来,左手拿着东家的糖,右手拿着西屋的果,一脸的幸福与满足。姥姥说: 这两年你舅舅不在家,我一个人又要看孩子,又要做饭,多亏了街坊邻居帮忙。硕儿,快,把这水果给西院的大姥姥拿点,把这酒给你东院的大舅尝尝! 话音未落,小表弟就拉着我出门了。虽然我已过了爱热闹的年龄,但看着小孩子们你追我赶,像一群小喜鹊快活地从这个门进去又从那个门出来,我不由得欢喜起来。

老房子说老也不老,自从姥爷离世,老房子陪伴姥姥已经三十余载,虽然几次翻修,那青瓦依然会漏雨。因为扩路,那两棵高大的梧桐树也被硬生生地伐了。我想老房子一定是欣慰的,它陪着姥姥青丝变白发,它看着舅舅成家立业,望着小表弟一天天长大,日子越来越好

更多相关内容: